中利集团(002309.CN)

让上海电气损失70亿的专网通信业务究竟是啥?这些公司缘何中了同一个圈套?

时间:21-08-20 15:59    来源:新浪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让上海电气(维权)损失70亿的专网通信业务究竟是啥?这些公司缘何中了同一个圈套?

来源:V观财报

作者|高铂宁

自上海电气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气通讯)“爆雷”以来,多家公司相继自曝相关专网通信业务存在逾期应收账款和存货计提损失。专网通信业务究竟是啥?这些公司缘何会“踩雷”?

高额预付款埋下隐患

据了解,专网通信是专用无线网络通信系统的缩写。因专网通信业务而被执行ST的凯乐科技在公告中给出了最为详细的说明,指出公司预付账款的巨额损失与此前采购的隧道式加密传输服务系统处理器、智能自组网数据通信模块、高速数据处理嵌入式系统等产品有关。除了凯乐科技之外,专网通信业务的采购与供货情况出现在上海电气、中天科技(维权)多家上市公司财务“爆雷”后的公告中,但多仅以“基站设备”“通信设备”“高端通信业务”甚至“商品贸易业务”等词进行表述。

根据上海电气公告,自2021年4月末起,上海电气发现其主营专网通信产品的子公司上气通讯应收账款普遍逾期,经催讨,其客户均发生不同程度的欠款行为,回款停滞。2021年上半年,上气通讯的应收账款预期信用损失计提金额为人民币54.00亿元至55.00亿元,存货跌价准备计提金额为18.50亿元至19.50亿元,合计计提72.50亿元至74.50亿元减值损失,对上海电气2021年上半年的归股净利润影响为-64.00亿元至-66.00亿元,归股净利润预亏47.90亿元至49.90亿元。

为了减少专网通信业务损失对公司的影响,补充日常经营必要的流动资金,上海电气于8月17日将所持上海电气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80.59%股权以19.5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转让给控股股东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

除了试图以转让股权资产“回血”的上海电气之外,通讯行业还有多家上市公司被波及。据不完全统计,包括宏达新材、瑞斯康达、国瑞科技、中天科技、汇鸿集团、凯乐科技、江苏舜天、中利集团(002309)、新海宜、华讯方舟、飞利信、亨通光电、国瑞科技在内的十余家上市公司均曾以不同名目涉及专网通信业务,且下游客户多有重合。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电气和中天科技等涉事公司的公告显示,在专网通信业务模式下,各上市公司采购原材料时需要向上游供应商以100%的比例预付大额货款。从财报数据也可看出,随着上述公司引入专网通信业务,预付款往往随之激增。另一方面,在向下游客户交付货物前,上市公司只能预收10%货款。这导致当下游客户逾期未支付应收帐款,上市公司不得不承担高额坏账,最终“爆雷”。

图源:中天科技《关于公司重大风险的提示公告》图源:中天科技《关于公司重大风险的提示公告》

有公司泥足深陷有公司在跌停后及时抽身

本次被波及的上市公司中,首个被“戴帽”的是凯乐科技。根据公告,该公司目前共有超过30亿元的涉及专网通信业务的供货款项存在损失风险。

据悉,凯乐科技于2016年定下转型目标,要“以专网通信业务为龙头,多拿订单,为转型奠定基础”。同年,凯乐科技开始涉足专网通信业务,第一年就通过该项业务获得了超过51.5亿元的营收,占当年总营收比例过半。由于专网通信业务的预付款较高,2016年凯乐科技期末预付款项激增366.13%至62.19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由正转负。到2018年,凯乐科技的专网通信业务带来了147.33亿元的收入,预付款增至121.39亿元。

2019年,或因意识到高额预付款隐含的坏账风险,凯乐科技与供应商更改了专网通信产品付款合同条款,将最低预付款比例从100%下调为30%。2019年,凯乐科技的期末预付款降低53.11%至56.93亿元;2020年,期末预付账款略微回升,为61.41亿元。

尽管凯乐科技下调了最低预付款比例,仍然未能免去风险。根据公告,目前凯乐科技的专网通信业务预付账款62.27亿元,其中有供应商逾期供货合同金额45.14亿元,应收账款0.52亿元,目前全部逾期尚未收回。

可与凯乐科技对比的是该公司专网通信业务链中曾经的下游客户亨通光电。亨通光电的财报中从未出现“专网通信业务”等字眼,但是自2016年起,凯乐科技出现在其预付对象名单的首位,与之相关的业务均以“商品贸易”表述。2016年,亨通光电的预付款期末余额为5.39亿元,较期初增加128.76%。

自此以后,亨通光电的预付款项也开始暴增。2017年,期末预付款项增至26.18亿元,其中19.90亿元流向凯乐科技;2018年继续增至33.36亿元,其中26.35亿元流向凯乐科技。

在2018年年度财报发布不久之后,亨通光电大幅增长的预付款项遭到市场质疑,股价一度于2019年5月13日跌停。对此,亨通光电迅速发布澄清公告表示,公司于2016年下半年开发了某央企集团单位专网通信设备的供货资格与供货渠道,并委托凯乐科技代工,最终客户为国务院国资委直属的中央企业的全资子公司,业务关键部件供应商由客户指定,因其高技术含量和特殊性需要全额预付采购款。

虽然亨通光电在澄清公告中多次强调其向凯乐科技支付高额预付款的正当性,但在此次跌停之后,该公司就减少了对专网通信业务的投入。根据近日亨通光电在上证E互动平台上的回复,该公司已于2019年二季度退出专网通信贸易这一非核心主营业务。从2019年三季度财报也可以看出,亨通光电的“商品贸易”相关收入开始下降,预付款水平也明显下降。

此后,亨通光电未再新增预付商品采购,原预付账款在商品交付后正常核销,到2019年年末,亨通光电的预付款下降至9.54亿元。到2020年末,该公司的预付款项期末余额主要系购买大宗商品如铜以及进口材料的货款等,无专网通信业务相关预付账款。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